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  金华新闻客户端特约作者 吴远龙

  大年初二一早,天有点阴且透着冷意,架不住比平时多睡了不少的懒意,起意前往城南旧事主题公园活动下老胳膊老腿,且行且忆,城南那些陈年旧事,虽感慨于时代年轮碾压过的历史沧桑,却真真切切地涌出了柔柔的暖意。

  行到金华人称之为“洪坞大桥”的桥头,右侧小斜坡顺下,便是作为浙中生态廊道水文化展示示范廊道的城南旧事主题公园了。记得四年前的盛夏,时任水务局主官的时刚兄,让我约上几个知晓金华往事的金华通,前往工程指挥部神仙会一番,然后,取了个有点城市印记味道的名字“城南旧事主题公园”,希望能让金华人在这里寻味关于城南、关于武义江的那些久远的记忆。

image.png

  进得入口处(其实不是口,公园沿着武义江一字摆开,直通苏孟桥,与梅溪亲密约会),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城南旧事景墙,依稀可见当年少男少女们在江上浪里白条摸螺丝打水仗,老少爷门垂钓江中,和女人们就着有些浑浊的江水洗衣洗被子的埸景,原始而生动的江边生活,如今已不复。耳边却传来熟悉的金华乡音,“凤仙花”“十二月花事”“十杯茶”,金华道情声声入耳,旁边有人闻声起舞于那两株老樟树下,临江那个张家村的年味一阵阵飘过来,丝丝入醉。

  沿着江边有些泥泞、长满各种枯草和不知名植物的漫滩往南百余米,便是曾经的城南古埠古码头了,三个纤夫拉纤的雕塑倒也算码头景象的一种抽象表达,但如果展示的更多样更立体些,会更有埸景感,不过,人类就是在不断地遗憾中前行的,苛求不得。

  古埠连着武义江,江面有着初春特有的温柔,如怀春少女柔情万分赶去三江口,与东阳江进行万年的约定,携着婺江的手,一路向西,而后东入海。旧时,先人择水而居,因为,水利万物,水聚财,这条武义江,这条婺江,就是金华人的生命通道、财富通道、亲情通道,当然,她也是文化的通道,想必,沈约、谢灵运、李白、贯休、张志和、范浚、吕祖谦、陈亮、范中淹、陆游、辛弃疾、李清照、宋濂、李渔,以及潘漠华、冯雪峰们,曾经纵情于这江那水,吟诗作赋,指点江山,留下名篇佳作无数,共绘“浙江之心,水墨金华”之富春山居图,惊呆了江上鸟儿无数展翅高歌。

  既是码头或埠头,自然便是一地的江湖,或说是一个公共俱乐部,各路精英,各方神仙,还有三教九流,荟萃之地。温州的、丽水的、永康的、武义的商贩们,一路放歌,把各式货物水运于此,山里的汉子们则一路号子一路放排,把山里的珍稀经流此地,码头上便有了人声鼎沸的景象,货通南北,财聚八方,只是辛苦了一众纤夫、挑夫,驼着背的背影令人心痛,好在,劳动换得寻常的知足。既是埠,那肯定是各式人物粉墨登埸的所在,此起彼伏的讨价还价在所难免。其实很多时候,赚多少钱倒成了其次,码头上各式酒肆、茶楼、客栈里一壶茶、一杯酒的朋友情义,才是最珍贵的,况且,这样的把酒问茶,说不定又是一条条发财的信息:货物从这里御下中转,流转起来,商品的价值在流通中完成惊险一跃,水通南国三千里,财聚八方路路通,是也。故,码头,就有了特别的经济学社会学和文化学意义。

  既是码头,它总得有渡,它是遥相呼应的。旧时,码头对岸其实也是埠,原本有坛头、坛头滩、丁村,也是码头的重要组成,如今,除了丁村,那里已成了金东科创城,很是高大上,希望新城取代了曾经的埠头渔歌唱晚,历史就是这样……

  码头的生活是多姿的,也是辛劳的,于是,近处就有了“挑台”,挑夫息脚处,又说“眺夫”台,眺望着江面,盼君平安回。

  沿着有些做作的游步道,在微风吹佛下起舞的各式芦苇芒草的陪伴下,继续往南走,动感台阶、时光瀑布、观景台、叠瀑、内湖、野趣草房等等,以当下主人的各自想象及其手段,竭尽所能地翻印着那些曾经的城南旧事,虽有不少的人工痕迹,倒也用心良苦,至少比很多沿江的硬梆梆,对水对自然要显得更尊重、更柔和、更轻灵,当然,多多少少还能还原一些旧时的记忆……

  

推荐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